中国-沧州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运河 > 历史文化
大运河(运河区) 特色文化专记
发布时间: 2017-10-28 15:18:27

运河区是河北省唯一一个大运河穿城而过的城区,也是全国唯一一个以运河命名的城区。古老的大运河承载着钱塘江、长江、淮河、黄河、海河五大水系的灵气,孕育了崇文尚武、古韵幽深、自强不息的运河文化。

武乡文化

流淌千年的京杭大运河贯通沧州,孕育了灿烂的沧州文化,而武乡文化无疑是其中一颗耀眼的明珠,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沧州武术源于春秋,兴于明,盛于清,到清末民初,达到鼎盛,素有“武健泱泱乎有表海之雄风”和“镖不喊沧”之说。自清代以来,沧州武师在与外国人的擂争中为国人争光,也为沧州赢得了声誉,这其中不乏运河区内武师的身影。民国时期,佟忠义、郭长生、卢振铎等运河区境内武术名家都曾创办武馆、抗击日寇。据《名沧州·沧州武术》记载,抗战时期,沧州武人投身军旅,在现代战争史上创造了“冷兵器”的最后辉煌,二十九军的“大刀队”中,许多战士都是沧州民间的习武者,1933年的喜峰口战役,《世界日报》曾予以报道,有云“日军二百余名……被宋部大刀队迎头痛击,被斩首者三分之一”,这些民间习武者有很多人都出生在运河区境内。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狠杀了日军“武士道”威风,大长了国人志气,彰显了“国术”的底蕴和精神,也打出了沧州武术的名气。

沧州市自1984年开展创建国家级武术之乡活动,城乡各门派武师和习武者纷纷响应,市委、市政府、市体委和市武协大力支持,举办武术节,形成了空前的声势。武术以其独特的传统文化重被重视,大放异彩,《沧州武术志》也在沧州人手中诞生,并收入运河区境内武师人物传、简介以及活动资料图片若干。由于底蕴、基础丰厚和实力凸显,1992年被评为全国首批也是唯一的地级市武术之乡。运河区作为沧州的主城区,秉承和发扬了武乡文化,习武者更为普遍,武乡氛围更为浓厚。在80年代,沧州市开始举办创建武乡的各种活动,一些传统武馆开始兴盛,运河区境内通臂、六合、燕青、太祖、功力、国光、迷踪等20多个传统拳社开始创办,发展到今天,运河区境内传统武馆、职业武校、跆拳道馆遍地开花,各有特色。习武健身已经逐渐形成了一种风气,武术进机关、进社区、进企业、进农村、进军(警)营和进学校,已经不是单纯地在停留在口号上,而是贯彻为实实在在的行动。在区委、区政府相关政策的引导、推动下,涌现出第十中学、市第一职业技术学校等一大批先进典型,在武术的普及教育上起到了重要作用。区内国光拳社社长申志光与回民小学体育教师马保清研创的武术操在沧州市的中小学校园普及,成为沧州有史以来自己创编普及推广的习武课间操,使众多少年儿童在强身健体中增强了爱国爱家乡意识。坐落许官屯境内的“沧州武术学校”、“沧州育杰武校”、“沧州林冲武校”等一批不同规模的武术馆校,在培养优秀武术人才、传播武术文化、推进沧州与北京体育大学等高校联合办学方面成效显著,为沧州市武术事业发展注入了新的生机和活力。

运河区武术在秉持沧州武术传统技法的同时,以其开放性品格,陆续吸纳了跆拳道和规范武术套路等现代成分,在一招一式中承载着中华传统文化的阴阳、内外、刚柔、方圆、天地、义理等哲学元素和基本理念,渗透着儒、释、道等多种思想意蕴,浸染着浓郁的文化色彩。运河区武术以其独有的健身功能和观赏性、表演性、技击性特征,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喜爱。运河区人把武术当作强身健体、休闲娱乐的一种手段,在学校的操场上,在公园的广场上,在大运河畔的栏杆旁,都可以看到挥剑、弄拳的身影。

武术交流也越来越广泛。通臂拳传承人郭桂德与其父郭瑞祥2010年创办成立了沧州市瑞祥武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在传播中华传统武术文化,传承中华武术精髓,展现中华武术文化魅力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武术大师们将武术套路、理论、要义、心法整理成册,《劈挂拳》《通臂拳》《苗刀》《疯魔棍》等武术专著,在全国都有很高声誉。其中由国家体委委托郭瑞祥编写了《劈挂拳》一书,被列为竞技规定教材,继之又由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了由郭瑞祥老师演示的劈挂拳VCD教学片,远销海内外。在运河区,不仅当地人习武者很多,许多外地学员也来运河学武,而且成就颇多。郭瑞祥的门生王志海(沧州)、王华锋(北京体育大学)在全国武术大赛中就分别夺金牌6枚和4枚。运河区的武术大师也将拳馆、拳社开到了外地,影响力越来越大。运河区武师赴外讲学和外国学员来沧学武者,涉及日本、韩国、美国、意大利等多个国家和地区;运河区众多武术教练也被邀请到国外讲学。郭瑞祥的日本学生古谢雅人在全日本大赛中夺取金牌四枚,另一日本女学生秋山幸于在全日本大赛中夺得金牌二枚,韩国学生李相俊在亚太地区武术大赛中又夺得国际金奖一枚。

运河区地理位置优越,武乡氛围浓厚,沧州市的武林盛会也从新华区移到运河区举办。2010年第八界“中国·沧州武术节”在运河区境内成功举办,是沧州有史以来承办的规格最高、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国际盛会,国际武打电影巨星成龙、李连杰也应邀参加了这次盛会,对沧州武术给予高度评价并报以深深地敬意。武术节期间,来自44个国家和地区的700多名运动员角逐国际传统武术精英赛,向人们展示了中国传统武术的魅力。一万五千多名武林精英会聚狮城公园广场,展示了流传于沧州的53个优秀拳种,创造了“同时展演中国武术拳种数量之最”的基尼斯世界纪录,表现出了深厚的沧州武术文化,为海内外所瞩目景仰。

运河区武术拳种丰富,门派众多,名家辈出。疯魔棍、苗刀、戳脚、阴阳枪等拳械为沧州所独有,其中疯魔棍、苗刀为运河区所独有;沧州武术影响较大的八大门派(燕青、功力、劈挂、太祖、查滑、八极、八卦、六合)有七大门派的主要传承人在运河区居住或授徒,分别是燕青、功力、劈挂、太祖、查滑、八卦、六合,八极拳在辖区内也有习练;在2010年,沧州市最终确定的首批20位沧州传统武术传承人中,有9位来自于运河区,分别为:六合拳张少甫、燕青拳祁鸣松、太祖拳岳振忠、功力拳魏占林、滑拳王元祥、游身连环八卦掌温静、通臂拳郭贵增、拦手拳田秀峰、查拳马学峰。另外林冲武校校长韩志超、育杰武校教练尹显跃、体校教练齐保卫、时中秀、八极拳师赵立军、陈氏太极拳师郭庆法、杨氏太极传人刘庆武、武式太极拳韩和平、翻子拳拳师张德山在沧州武林也享有声誉。本人及其弟子们多次在全国甚至国际赛事上摘金夺银,显耀着当代沧州武术的魅力与辉煌。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传承和弘扬着沧州武术文化的精髓,把沧州武术这块牌子擦得更亮。

花卉文化

运河区佟家花园是历史悠久的花卉生产基地。据民国《沧县志》记载,这里的村民从清乾隆年间就以艺花为业,迄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那时,这里“碧竹千竿,林木翳如”,四时“游履相错”,素有“河曲公园”的美誉。发展到今天,这里除了当地宜栽的北方花卉,还增添了许多南方品种,用来满足城市美化市民点缀家居的需求。据《沧州市地名资料汇编》(1983年版)记载,又经地方志工作人员向村民孙振庭老先生考证,明崇祯二年(公元1629年),当朝国舅佟国章死后葬于此,守墓者建村并善养花育草,故村名为佟家花园。又说,佟家花园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并非因村民在地里种花草,而是缘于当年一位佟姓官员的园子座落在这里。据地方文化研究者踅宗华考证,清初有个姓佟的国舅,曾任吏部尚书,因过被贬。这位国舅轻舟一叶,出京后,顺运河水路悠然南下,船至沧州城南,但见岸上草木繁茂,姹紫嫣红,景色出奇的美。他便命人将船靠边,乘兴登岸,信步游赏。但见,此地被运河怀抱,环境清幽,标准的风水宝地,于是,他便决定不再南行,而是在此修造花园以为别墅,聊度桑榆晚景。后来,这位姓佟的国舅罪免回京,这个园子废为村落,再后来佟家花园就成了这个村庄的名字。今佟氏国舅早已故去,两个来历,第一个应该更加可信,第二个似乎更有诗意,故将其完整保存下来,这两个来历告诉我们,“佟家花园”这个名字在明末清初就有了,且在当时佟家花园的景致确是很优美的,古来凡有身份的人修建陵墓或宅院都十分看重风水,向来找一景致优美之处,纪晓岚在《槐酉杂志》中有这样一段话:“沧州佟氏园,未废前,三面环水,林木翳如,游赏者恒借以宴会。”盛况可窥一斑。

佟家花园是沧州市花木产业的一个缩影。沧州市的花木生产自明清时期就有传说和记载。到20世纪50年代,沧州、黄骅、泊头多处兴建苗圃。但是,1956年至1978年间,花木生产基本陷入停顿状态。在十年动乱的日子里,佟家花园的花木生产更是被扣上“为资产阶级服务”的帽子而停止,园子改为种菜。据佟家花园老村民许志海讲,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施后,党鼓励农民因地制宜、扬长避短发展多种经营。佟家花园的村民,才开始由大部分人种菜改为种花,花木生产由此开始恢复和发展。

佟家花园是远近闻名的“花卉村”,500户的村子有400多户种花,年销售收入在500万元以上。全村90%以上都从事花木产业,在系列栽培、选种育苗、盆景制作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种植面积达300亩,产品品种达200多个,主要品种有月季、扶桑、冬青、橡皮树、茉莉、龙爪槐、苏铁、绿巨人、蓝宝石、猪笼草等,产品远销山东、河南、天津、北京、东北三省等地。如今,很多沧州人都喜欢到那里游玩。走在佟家花园附近的运河沿岸,花团锦簇,蜂飞蝶舞,名花秀木,争奇斗艳,就如同进了御花园。

进入21世纪,运河区花木生产得到更大发展,城区也在花木的点缀下一天比一天靓丽多姿,走在运河区街头,道路两旁花木随处可见;人民公园、南湖公园经过改造更加靓丽,游人如织;狮城公园、通翔杂技园、名人植物园等新建园林,也成为人们度假休闲的好去处。春季、夏季或秋季,在大运河畔、在人民公园举办花展,逐渐形成一种风气,运河区已经成为到处绿意盎然的活力之城。花展中,男女老少踊跃观赏,争相拍照,盛况空前。佟家花园出产的冬青、月季等花灌木,成为整个沧州市很多地方的绿化用材,被源源不断运送到各地。现在村民种植品种以冬青、女真、月季、海棠等为主,兼育其它名色花卉。在种植区,有大大小小很多花窖。这些花窖,类似塑料大棚,但区别在于,蔬菜大棚一般全部由塑料搭建,而花窖则是一面为土或砖垒成,向阳的一面为塑料布,这种构造可以保证花窖充分吸收阳光,符合花卉的生长特点。今日佟家花园,已从私人享乐之地,变成了美化城市的园地。在园林化城市的发展进程中,她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培育出众多的绚丽奇葩,令人流连忘返。

古楼文化

楼是城市的重要组成设施和基础形象之一,而古楼的多少又为城市历史文化是否深厚的重要标志。在运河区辖区境内,运河两岸历史悠久的清风楼,名声远扬的朗吟楼,雄伟壮观的南川楼等高耸林立的名楼,不但在中国古代名楼文化史上占有重要的一页,也是古运河文化令人自豪的历史名片。虽然这些名楼大多不存,相关文献大多佚失,因历史悠久、影响深远,留下了残简剩吟的片段,远景近影的声喧。

清风楼  沧州古清风楼相传为晋代永康年间所建,历朝历代都被尊为名胜。按照这个年代推算,始建清风楼距今已有1700多年。而何时遭毁,已无据可查。由于相关文献大多失传,楼为何人何故所建已难搞清了,位置和始建时间尚有记载。《元史·仁宗记》云:“沧州治于仁宗延佑元年(1314)五月丁丑由原清池县至西迁40里北周至北宋长芦镇”(今沧州市运河区境内),萨录囚作诗在元惠帝元统乙亥(1335)年“沧州公馆内”清风楼的,此时沧州迁至长芦已20余年”。明嘉靖《河间府志》记载:清风楼在沧州公馆内,相传建于晋永康中。清乾隆八年(1973)所修《沧州志》也有记载。雍正《畿辅通志》载:清风楼在旧沧州,晋太康中建,元萨天赐驻节于此,有清风楼诗。据史料记载,元朝一位叫萨都剌(字天锡)的官吏,来到沧州后,平冤狱,放受屈之囚,人们皆感其德,登楼赞颂他的德政(一说为感念他的恩德而建清风楼),而楼名“清风”恰好是对他德政的最好赞美。这位政绩卓越的元代名臣用两袖清风,为古老的沧州留下了一段历史佳话。而他和清风楼的故事,也说明了清风楼至少在元代还存在或者重修,至此时清风之楼名已延用千余年。清雍正沧州贾继曾《清风楼怀古》诗二首有“晋代遗踪渺,清风尚莫休”、“五垒荒城夜”、“云卧残碑古”等句,说明晋清风楼在汉五垒城附近(今沧州市委南附近)。贾继曾(雍正丙午1726年举人)写该诗,如果不是想象,而是亲自登临之作,那么,就能说明,清风楼到了清代雍正年间左右,应该还存在或重修,至此时清风之名延用了1400余年。

1995年运河区复建清风楼,位于解放桥西北侧运河西岸边,延用古晋沧州“清风楼”而兴建,既是运河区标志和区域景观点,又提高了整个城市的文化品位,是沧州城市建设史上一座里程碑式的建筑。登上这座5层仿古建筑,一观沧州城区风貌,风物果然大不同。千古大运河像一条玉带从南向北流过,东南侧不远处南湖湖光粼粼、碧波荡漾,映着树荫、山色、楼影,影影重叠,汇成一曲交响乐。清风楼南面就是清风楼广场,葱葱郁郁的绿色把整个广场包围,整齐有序,层次分明,形成大小不一的景观区。

萨都剌曾经写过一首《清风楼》古诗,描绘了当年清风楼的美景。“晋代繁华地,如今有此楼。暮云连海岱,明月满沧州。归鸟如云过,飞星拂瓦流。城南秋欲尽,寂寞采莲舟。”这首诗写出了古清风楼的万千风姿:飞鸟从它身边过,星辰似探手可摘。古沧州城南的秋色已深,而一只小舟上,舟人正立在船头,采摘着莲蓬。清风楼,一个普通的名字,之所以能沿用至今,说明了沧州人对清风品格的推崇和纪念。清风,也早已成为沧州人景仰和践行的品格,历久弥香。

包公祠  关于包公祠的修建和变迁,史书上有着详细记载。据清《沧州志》记载:“包公祠为宋长芦运使龙图阁待制包拯建,初在南关,后移朗吟楼下。国朝乾隆七年分司史尚廉移建官署大门内左方分司祭。”民国《沧县志》上有这样一段记载:“包公祠在小南门内,为宋朝河北转运使包拯所建(一说长芦郡盐运使),原本在南关,后移至朗吟楼下(在南川楼运河东畔)。清乾隆七年运判史尚廉又移至分司署大门内左方,光绪二年乐军统领记名提督丁德昌重修,每岁四月八日,为贸易会专用场,商贾云集,农器交易甚多,为春人之最盛者。”

据史料记载,民国初年包公祠依然完好。大门坐东朝西,进门是一大院,东房有三间,北房也是三间。二道院西厢房为平民夜校教室,东厢房两间为祠内住持和尚恒静为人看病的医务室。正北房包括两耳室为五大间重檐起脊古式建筑,这就是包公祠。祠内正中有包公塑像,两侧是侍卫王朝、马汉、张龙、赵虎的塑像。屋顶上方悬有“公正廉明”、“铁面无私”两块金字蓝底匾额。中院东侧有过道可通后殿。殿中供奉一米多高的观世音菩萨铜像,坐在精雕细刻的木制佛龛内,后殿两侧还有单间为祠内和尚居住。每年农历4月8日在祠前举办贸易集会。辛亥革命后,包公祠内建立起了扫盲用的民众教育馆,教授国文、算术等课程。另外还组建了一个国术馆,有南川楼、白家口、菜市口、老东门、北门里等十多处拳社,遇有节日庆祝活动,便邀请他们在西北门外体育场进行比赛表演。日本侵略军占领沧城期间,兵荒马乱,民众教育馆暂时关闭。1947年沧州解放,这里成为沧镇工商业者联合会办公场所,后逐步改为沧县、沧市工商联。1981年春,经批准,相关部门将原包公祠房屋殿宇全部拆除。

在包公祠内,曾经放着一顶包公乘坐的轿子,是包拯在沧期间乘坐的。据《沧县志》记载:“包公轿在包公祠东土地祠中,宋包孝肃公所乘,吏民爱而存之,近为驻军毁以作薪。”包公轿,是包拯在沧期间留下的一件宝贵的文物,在他离任之后,当地的官吏和百姓为了怀念他,将这只轿舆珍存下来,放置在衙门前的土地祠中。在几百年的历史中,包公轿成为清官的象征物,至清乾隆时仍完好无损。1742年,沧州运判史尚廉主持重建了包公祠之后,又对包公轿进行了维修。本着以旧修旧的原则,“丹涂斤削,一如旧制,不敢有所增损”。之后,包公轿被移放到包公祠中东壁之下。从此以后,沧州凡是有新官上任,都要先坐一次包公轿,以表示对包公的敬仰与效仿。这样,包公轿在包公祠中安然度过了两百年的春秋。民国时期,日军侵入沧城后,此轿被日伪军劈做柴火,令人浩叹。

据史料记载,公元1052年的3月,在包拯53岁的时候,由天章待制升任龙图阁直学士,同时被任命为河北转运使,7月,改任高阳关路都部兼安抚使,知瀛州(今河间)。他与沧州,从此时起,便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现运河区境所在地原为长芦县治所,也是包公衙门所在地。他在这个地方执法严明,政绩显赫,清政廉洁,是位清官,深得民众爱戴。明代钱塘散人安遇时编纂的《包公传》记载了他上任之初,惩治当地监务徐温的一则故事。书中说,包拯轻骑简从,来到瀛州,从一店主那里得知,当地的监酒加价卖酒,卖法贪赃,“造诸般酒,香桂金波留自饮,酿成薄酒送官家。每常酒一升三十文,卖与百姓军人”,遂乔装买酒人,查得徐温罪行,“令监起,奏之朝廷。敕旨既降,将徐温监贮,断罢停现任之职”。

时光的车轮,常会将温馨的记忆碾碎,走出文字描述的喧嚣历史,眼前的遗址却是空空荡荡,寂寞无声。然而,无论是古人还是今人,似乎都不会忘记那位清正廉明的包龙图,那位刚正不阿的河北转运使,他有一种秉公执法、铁面无私的精神,有一种不畏邪恶权势的精神,有一种“硬骨头”精神!历代沧州人,更是对包公祠满含敬意,写下了盛赞它的诗篇。清末民初的书画家、诗人隋恩湛的诗《谒包公祠》,深刻表达了后人对包公的敬仰。诗云:

长芦留惠政,笑乃比河清。

关节无从到,阎罗此得名。

至今新庙貌,隔世重乡情。

故物肩舆在,甘棠一例评。

朗吟楼  是古沧州城名胜之一,此楼湮灭已久,然而,历代文人留下了很多关于它的诗篇,至今为人称道,给运河凭添了一抹芬芳雅韵。

清乾隆初(八年)所修《沧州志》记载:“郎吟楼在沧州南关卫运河之许(今南湖以西,运河东岸),夏月郡人多游息于此”。此楼建于清代康熙40年(1701),左近丈余,还有一座岳阳阁相配伍,愈显主楼的高古,中间复道相连成为一体。因岳阳阁中有蜀汉丞相武乡侯诸葛亮的塑像,因而当日称武侯阁。民国《沧县志》记郎吟楼称“相传吕纯阳曾饮酒于此”。

传说吕洞宾,曾在江淮斩蛟,岳阳跨鹤,并乘黄鹤飞过洞庭湖来到沧州,逍遥物外,做着快乐神仙。为此,他曾说“三入岳阳人不识,朗吟飞过洞庭湖”,建楼人,取此意,故此楼名为“朗吟”。

沧州是大运河边商埠重镇,河中帆樯如林,人物辐辏,官商往来,此楼名人题咏就格外多。1766年春天,清高宗乾隆皇帝在他南巡还京时驻跸沧州,曾经登上朗吟楼眺望古城沧州。那正是他登基后的第31年,55岁,所谓康乾盛世政治清平,是大清王朝最好的时期,此际他拨冗朝政,难得清闲,看繁忙的南运河和运河两岸春光烂漫的景色,一片莺歌燕舞升平景象,诗兴大发,临案挥毫,作诗一首:“洞庭飞过已荒唐,沧酒何来重纪沧?遂有高楼临水裔,为传遗迹炫仙乡”。据说这是乾隆写沧州的第一首诗,大体意思是,那么久远的吕仙传说,不能当真,现在《四库全书》已经编写完毕,正等朕去校阅,最后定稿,这才是有益后人的大事、正事。这种批判精神,显示着帝王的豪迈胸襟。清代诗人傅王灿曾题诗一首:“无边春水向东流,飘洒微风吹入楼。一带烟云接两岸,欲过荡漾泛泛舟(《登朗吟楼》)”。诗中所言之楼,便是沧州古城南、翘首运河岸畔的朗吟楼。晚清诗人阎符清曾题“何处朗吟楼,城南古渡头。御碑传不朽,仙踪许长留。古树冰霜老,长河日夜流。苍茫无限意,恍对洞庭秋”,虽然楼影无踪,然而穿过斑驳的历史时空,那座宏伟而不乏精巧的朗吟楼,似乎又现身于河岸的氤氲雾气中。它高冲碧霄,玉立河岸,摇曳的风姿,让人感受到了沧州厚重的人文诗韵。

南川楼  在沧州市南,临运河,明清时,为沧州名胜之一。南川楼是明大兴道教的建筑之一,是“过客登临即胜游”沧州运河又一名楼,今运河区南川楼社区就是以此楼而得名。明朝中期,在古元龙楼的废墟上建新楼,始称南川楼,至乾隆初成为废墟后未闻重建和修复,衰废已达二百余年。

南川楼因酿酒而闻名。乾隆初《沧州志》记载:“南川楼在南关昊天观后,今废;又大南门外从街西,由南柴厂通南川楼渡口;还记沧州,酿用黍米,曲用麦面,水以南川楼前者为上味。醇而冽,他郡即按法为之不及也。陈者更佳”。民国《沧县志·古迹》载:“南川楼,在城南昊天观,今废。南川地通暗泉,泉甘而水深,昔郡人岁取用以造酒,酒佳甚,所称沧酒,即此水所造也”。

清代沧州乡贤《四库全书》总纂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写到:“水虽取于卫河,而黄流不可以为酒,必于南川楼下,如金山取江心泉法”(《滦阳续录》卷四)。“南川楼水所酿者,虽极醉,膈不作恶,次日亦不病酒,不过四肢畅适,恬然高卧而已。其但以卫河水酿者则否。”(《滦阳续录》卷五)。并曾在《罗酒歌和宋蒙泉》诗中写到:“沧州亦有麻姑酒,南川楼下临盘涡。河心泉水清泠味,小槽滴滴浮黄鹅。”由此可见,南川楼当年一定是南往北来的官商过沧州饮沧酒的客居之处。兴致之余,才有那么多的文人雅士留下那么多的豪迈吟咏及对这一丽景的赞颂。

沧酒文化

运河区南川楼是沧酒的发源地。清乾隆《沧州志·物产》载:“……酿用黍米,曲用麦面,水以南川楼前者为上味。醇而冽,他郡即按法为之不及也。陈者更佳”可见其独特与珍奇。沧酒历史久远,隋唐时期便有记载,到宋明时已海内驰名。据载,沧州曾有吴氏、刘氏、戴氏等数家造酒作坊,其酒多能窖储十余年,味清香甘冽。当时的古运河畔商贾兴盛,多有酒肆、酒楼,营业甚旺。以上所提数家酒坊,临近运河,便取河心清泉水沉淀澄澈后酿酒,乃成清香醇厚之沧州酒。

沧酒故事,在乾隆年间达到了辉煌,沧酒用自己全部的甘冽,为那场空前的盛世繁华点缀了一滴沉醉!年代稍近的一个传说,证明了沧酒的名气。在成书于乾隆年间的古代通俗小说《林兰香》中,沧酒、涞酒、潞酒、汾酒是京城里的四大名酒,而沧酒排在了第一。在有关沧酒的传说中,有一则是关于沧州城南朗吟楼的。崇祯二年春沧州士人朱用锦《游朗吟楼序》云:“或曰:开元中一道士,自号彭蠡主人,索沧酒千余斗,饮竟。乘鹤而去。”,据说这位彭蠡主人,就是吕洞宾。生于清雍正二年的一代文宗纪晓岚,在他的《阅微草堂笔记》第23卷中提到沧城(沧州)麻姑酒。沧人为纪念麻姑修建麻姑庙,同时仿效其手法,酿出麻姑酒,即后世所指沧酒。清代乾隆年间的文士阮葵生在其《茶余客话》里,记载了他的沧州好友刘凤翔讲给他的一个故事:相传明末曾有三位老人来朗吟楼上豪饮,醉醺醺地没结帐。次日复来,酒家丝毫不提昨天之事。三人照样狂喝,照样烂醉,临走照样没给钱,却把杯里的“福根儿”点点滴滴洒在了栏杆外的河里,只见水色顿变,取其酿酒,酒味格外芳冽清醇、风味奇绝,然仅此一处,过此南北都不佳。从此,集运河风水和武乡性情浑然而成的沧酒,成为沧州的一大特产。 

用笔记下沧酒的还有诗人。 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北京城翰林院里,侍读大兴人吴肇元送给江西翰林蒋士铨整整两瓮沧酒,让他“上以佐甘旨,下以涤垒块”,或“浇书尽半槎,豁闷倾一鸱”。蒋士铨品尝之后,诗兴涌,仿佛两瓮酒一下子倾洒出来,竟挥笔写下了43韵整整430字的五言古风一首:“……泱泱沧州水,渌渌波沦漪。士人汲而酿,五齐六法施。湛炽器复良,滴滴珠槽滋。品居通介间,弗傲弗诡随。清冽异刚愎,和易难狎嬉……”(《谢吴百药肇元侍读饷沧酒》),什么涞酒、汾酒、羊羔酒、德州罗酒,统统被比了下去。 蒋士铨之后,山东平原诗人董元度写到:“河豚入市思拼命,沧酒盈樽不遣愁”(《天津杂诗》);福建宁化诗人伊朝栋写到:“麻姑城近不可到,江草日日颠风吹。来航帆峭急流顺,隐几瓶罄晨忘炊……垆头沧酒何日买,拟似长鲸吞漏卮”(《赐砚斋诗钞》卷四《沧州江中阻风》);来自四川绵阳的诗人李调元最知沧酒,因为他的父亲李化楠曾经署理过沧州知州,一次他亲上朗吟楼,把酒临风,感慨今昔:“麻姑城上朗吟楼,锁断风烟数百秋。乘鹤仙人今去远,骑鲸客子昔来游。瀛州未解三生恨,沧酒难消万斛愁。长啸一声自归去,白云终古两悠悠”(《登沧州朗吟楼》);著名文人袁枚以诗赞友:“官清只带铜琴去,诗好真如沧酒鲜”,可谓极为推崇了。

比起文人们,医生对沧酒的推介要简明扼要得多。清代著名医学家浙江钱塘的赵学敏,是将雪莲的药用价值介绍于世的第一人。他在《本草纲目拾遗》中写到:天山,冬夏积雪,雪中有莲,性大热,能补阴溢阳,老人阳绝者,浸酒服能令八十者生子。非常注重民间医学经验的赵学敏还特意介绍了几个由雪莲作主药的偏方,第一个便是治疗男性阳痿的,很简单,只两味:雪莲花、冬虫夏草,沧酒饮。在我国古代中医药应用中,酒一直是一味不可或缺的添加剂。酒有提神活血、舒缓筋骨之功效,适度饮用能加速血液循环,促进新陈代谢,增强消化力和免疫力,因此能扶衰延寿、祛疾养生,医家通常以酒制药或泡药,也有的拿酒直接送服,因为酒能将药力引导至五脏六腑的各处经络。一个生长在南方的名医,却推荐要以北方的沧酒送药,说明沧酒具有独特的药用价值,也侧面说明了沧酒的尊贵品质。

历史上沧酒鼎盛之时,海内驰名,声誉如今日之茅台,一罂可值四五金。真品沧酒并非市井普通酿造,而是旧家世族,代相授受,才能得水火之节候。地方酿酒,人为防征求无餍,相约不以真酒应官,虽笞捶不肯出,十倍其价亦不肯出。即便知府知州,求一滴沧酒而不可得,可见沧酒之珍奇,可见沧人之卓乐不群。一曰水奇:沧酒虽取水运河,然一般的运河水却不能作酿酒之用,必于城外南川楼一带取河心之泉才可,须以锡罂沉至河底,取那地下涌出的清泉,始有冲虚之致。以南川楼之水所酿沧酒,味美不上头,从不致人呕吐病酒,即极酒之时,亦不过四肢畅适、恬然高卧而已。而非此地之水酿成者,则皆然相反。二曰贮法奇:新酿制的沧酒口感并不甚佳,须贮存十年方为上品。然贮存中的沧酒一畏寒,二畏暑,三畏蒸,对环境要求极为苛刻,稍有偏差,味道即变,如此娇贵品性可谓沧酒之一奇。 三曰饮法奇:沧酒之奇,还体现在饮用时的诸多禁忌。一是舟车运输,一摇味即变,须在安静处澄半月,其味乃复;饮时须置于壶内,用酒杓平平舀起,方能保味道不变。二是保存二年者,可以温二次,十年者,温十次如故,十一次则变味;放置一年者温二次即变,二年者温三次即变,毫厘不能假借。难怪纪晓岚之父纪容舒说:饮酒有数不清的禁忌,经过万般劳苦,才能喝到花前月下的那一杯。

运河的花、运河的楼、运河的酒、运河人的武乡情,编织了一幅绚丽多姿的锦绣文化图。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沧州市运河区人民政府   网站标识码:1309030003    冀ICP备 05026587    沧公备13090002001283    推荐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